最新地址 scrotel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联系邮箱:avse775@gmail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睡了我的女投资人

睡了我的女投资人


睡了我的女投资人,37.15. 如果我能忍受了自己的老婆,也就能忍受任何人了! 员工职业化的进度是老板职业化进度的等比例.睡了我的女投资人:
  怎么都不会想到,我会浙江认识一个美女老板,并且和她发生了一段暧昧而曲折故事。

  认识那个美女老板时候,我们落魄几乎连买烟钱都没有了。

  八年前,我跟朋友开了家旅游传媒公司,为了公司发展,我们南下浙江。
  有天,当地旅游局朋友说要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女老板,说她对我们这样公司很有兴趣,看看能不能投资我们公司。

  投资啊,这等于一下子会给我们好多钱,公司一下子就可以活起

  主任跟宁总联系上了,这个女老板决定第二天请我们吃饭,和我们再做进一步详谈。

  我们满怀信心地前往。

 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宁蓝,那天我有一种神奇预感,我认为她一定会投资我们,而且还会有一些不寻常事情来。

  我们是先到,坐豪华包房里,我们急切不安地等待着这个女老板到来。
  我和主任都是烟鬼,他当时竟然不抽烟,而我刚要拿烟出来给他,主任一脸严肃地忙说:「别抽烟,女人怕烟味,尤其这样从国外归来女老板,素质都是很高,国外人都不怎么抽烟!」

  我忙点了点头,紧张地又把烟收了回去。

  我们实是太紧张了,这个女人决定着我们命运。

  她那天挎着个很漂亮精致小包,走到了门口时候,猛地一转头,就对我们很大方地一笑,而我当时发现了这个世界上美,优雅女神。

  一身素雅,身材高挑,身上一股海外归来优雅味道。

  还有那双峰,圆润而结实,微微显露乳沟,白皙迷人。

  她一直对我们微笑,用现词汇说就是:绝逼优雅,那气质,气场让我们两个人感觉犹如做贼似,本来是拉投资,搞跟做贼那般。

  我们立刻都站了起来。

  「你们好,你,你是吴中人先生吧?」,她主动伸出手来,手纤细白嫩。
  她普通话不是很标准,但是却十分轻柔动听。

  主任咧着嘴傻乐着说:「是,你好,真是惊艳啊,超然脱俗,宁大美女简直犹如西施,哦,不,是貂禅,哦,也不是,都不是——」主任用他那写闻稿陈词滥调来描述这个女人,显得有点太过。

  她不好意思地一笑说:「吴大记者,你啊,真是太过讲了,很高兴认识你们,哦,这位怎么称呼?」

  吴主任忙说:「小林,给宁总名片啊!还愣着干嘛?」那会我其实是第一次踏入社会,跟社会上人打交道,大学毕业后,我一直瞎混,没有工作过,因此显得很是生疏,面对这种情况时候,是显得拘谨。

  我连忙把我名片双手奉上,她也递过了她名片。

  接她名片时候,我又无意或者说是故意地偷袭了下她胸部,真是诱人啊,让人身体打了个寒颤。

  人生啊,似乎不管周遭状况是好是坏,是悲是喜,面对美女时候,总是左右不了自己那颗寂寞骚动心。

  我开始无穷无地幻想起来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发呆似乎让主任看出

  宁总对着名片看着说:「哦?挺好嘛,天下秀美,林肖童,恩,很不错,你还年轻,好好干!」

  我嘿嘿地笑了,能得到她赞赏,心里由衷开心,我甚至想,跟我们主任一起做事情实沉闷,要是能跟这个美女姐姐一起做事情,那别提会有多开心了。
  我也忙看了看她名片,名片设计特别时尚,我们名片是几十块前小门面里设计,自然不一个档次,她名片全是外文,不是英语,是英语我就认出了,没有一个汉字,我看到粗重两个字是:「IgLA」

  我忙说:「宁总,实不敢当,我刚刚大学毕业,对社会还不了解,很多方面还希望您能多多关照!」,我显得十分不自然。

  她说:「恩,好,对了,我叫宁蓝,呵,名片还是国外时候用,我刚刚回国不久,都没有来及做中文名片呢!」

  主任忙说:「挺好,这样一看就是上流社会人物,有档次人都不用中文——」
  这马屁也实太直接了,说实,我有点不好意思,我不大明白为什么男人上了年纪后说一些话自己察觉不到太过了。

  她只是一笑,呵呵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她坐到了我们中间,中间位置是上座,她很自然地坐到那里,能够跟宁总坐一起,我感到特别开心,我闻到一种很好闻,很清,很特别香水味道。

  我微微地看她,她穿了件米色职业装,胸口开着,里面是蓝色内衣,下面是一双高跟鞋,看起来十分得体。

  她开口说「我听卢局长跟我说了你们情况后,我非常有兴趣,也知道你们现难处,困难都是暂时,办法总比困难多!既然我来了,我不会说太多没有实际作用,咱们有什么就说什么,赶紧让你们公司度过难关再说——」,她开门见山,说话很直接,不过说话让我感到很有气场,顿时就对她有种崇拜感觉。

  主任一听,非常激动地说:「宁总,我,我,来,这杯,我敬你!实太感谢你了,你真是我们大救星!」

  「千万别这样说,你是大记者,我们当地,还需要你来给我们宣传报道,我听说这些年,你可没有少帮我们上报纸啊,我敬你!」主任原先是一家旅游报社,其实吧,也就是发行一两万份报纸,而且都是免费赠送,可是对于山里人来说,对于报社记者,那是很看好。

  这个时候,我开始心里掂量,我也要敬她酒,可不能等她先举杯,其实敬酒是一件很平常事情,但是给她敬酒,我却有点紧张了。

  「来,小林同志,姐姐也敬你一杯——」,她竟然先举杯了,而且非常洒脱,就我左思右想时候,她已经举起了酒杯。

  就这个时候,悲剧也发生了。

  我因为激动,想是美女老板主动敬酒,我一抬手时候,桌子上酒竟然被我一哆嗦给打翻了。

  整整一大杯红酒,冲向了她双腿之间——

  真是要死了,事情搞大了!

  我被吓急忙伸手去抓杯子,这一抓不要紧,手又直接伸到了她腿上,我没有抓住杯子却抓住了她短裙,手直接按到了她两腿之间。

  酒全部都洒了出来,把她下面全部都弄湿了,我手也湿了,好似一片汪洋,水终流到哪儿了,我想不用说,你们也都知道了,连她腰部都被水漫金山了,不要说其他地方了。

  完了,一切都完了,一切都要结束了。

  那不是简单意外,而是很严重事故。

  我当时有种被人用刀架着上刑场感觉。

  接下来可要怎么收场啊?

  主任脸色都青了,整个人也是呆呆地坐那儿。

              
  大家全部看到了,连旁边女服务生都看到了眼前这一切。她刚想笑,却又立刻收起了笑,然后急忙跑了出去。

  宁总傻掉了,她呆呆地低头看着自己下面,双手举起来,犹如投降姿势。
  她脸红了,红透了,样子特别搞笑,可是现哪里还能笑啊!

  谁也不敢动,任由那红酒就那样从她衣服一点点地渗透到她身体内。

  也真是,如果她不穿那样短裙事情会好点,因为这样短裙把杯子正好挡住,不给它掉落下去,就等于是专门为那杯子设计。

  所有一切都完了,主任方才回过神来,可是他能怎么说啊,说小林,赶紧把杯子拿起来?说宁总,对不起,你没事儿吧?说什么都不是。

  大概有一分钟过去了,这一分钟显得是那么漫长,犹如过了一个小时似。
  她这样高贵无比女人,接触都是高素质人,都是彬彬有礼人,人家举止必然很是大方,哪会有这样事情发生啊?

  也只有碰上我这样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年轻人才会如此吧。

  她表情越来越委屈,大概是酒水渗透到了某个地方,这让她感到了难为情,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,她竟然有种想哭感觉。

  我傻傻地看着她。

  当我见到服务生跑着拿来纸巾时候,我想说点什么,比如,宁总,你擦下吧,反正已经这样了,擦擦就没事了。

  这样肯定不行啊。

  我真是个混蛋啊,我怎么能搞出这种事情来呢?

  其实我们比她还痛苦,还尴尬。

  她用力地咬着自己那白皙而红润嘴唇,似乎都要被咬出血来了,她深深地呼吸了下,随后闭上眼睛,接着摇了摇头,眉头皱了起来——

  她如果是一个官场上混女人,男人堆里摸爬滚打惯了,跟男人随便开玩笑都无所谓那种,也许她一笑就化解了,甚至还会说:「正好,热很,这样凉嘛!」
  可她毕竟是从国外归来,国外哪里有国内这样酒场,人家喝酒都是很优雅。
  她只能选择逃跑,她那里慢慢地发作起来,手开始颤抖,身体也哆嗦,后猛地就站起来,接着就往外面跑去。

  我和主任腾地站起来,一起望向她。

  「宁,宁总啊,宁总——」主任可怜兮兮地叫喊着,似乎也感觉大势已去。
  我看到她裙子后面也都湿透了,似乎跑时候还滴了一路酒水,滴成了一条线。
  主任猛地坐回去,一口干掉了自己杯中白酒,他喝是白。

  然后就把身体压桌子上,手拍着脑袋欲哭无泪地叹息一声:「哎——」
  我第一次见到我们主任如此沮丧,甚至都哭了,要知道公司是他投钱,而我只有小部分股份,主任离婚后,就等于从报社出来,一心想创业,可是没有想到全被我给毁了。

  而我,傻傻地愣那里。



  这下可怎么好?

           我跟主任是从长江边上城市

  主任一家旅游报社工作,现等于半辞职状态,就想靠投资这个文化公司赚些钱以待养老,把自己这些年积蓄都投了进去。

  主任年纪四十多岁,再不拼一把,也没有多少机会了。

  我理解他心情。

  「主任,你,你别难过,我去给她赔礼道歉去,人家是海外归来,素质必然高,也不会太计较这些,还有她既然有投资我们诚意——」

  「肖童啊,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?出来时候,我是怎么交代你,我是看你这小子文笔不错,人又挺有想法,学设计出身,可是你怎么能这么毛手毛脚呢?哎!」

  「主任,我知道我错了,你赏识我,欣赏我,看起我,我没有给你抓脸,反而把事情搞砸了,主任,不管怎样,我都去给她道歉,请求她原谅,她不会这么小气,她只是一时难为情而已——」

  「道歉?」主任摇头叹息着说:「你啊,你就别闹了,你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?她既然能这样走了,肯定是面子很薄那种,你这样去,不是让她没有面子吗?她不是来气吗?算了,算了,这要是闹出去,让卢局长他们知道这事,我这脸可往哪放啊,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?」

  我不说话,接着,两个人都是沉默。

  我傻跟可猩怜虫那样愣那里。

  主任说:「不管了,这一桌可都是好菜,要好多钱呢,吃吧,不吃浪费了,近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菜了,还有这么好酒,喝!」主任自己倒上,猛地干掉。

  接着他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开吃起来,我不动筷子,他看着我说:「吃啊,还愣着干嘛?反正事情已经这样,不吃白不吃。」

  我跟着他大口大口地开吃起来,两个人硬是把一桌菜给消灭了。

  两瓶红酒和一瓶白酒也被我跟主任喝差不多了。

  我扶着主任摇晃着往外走,下楼时候,一个服务生跑上